礼品卡 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有机生活 > 食品安全 > 黑作坊炼油事件:“金龙鱼油”竟是病死猪加工生产?

黑作坊炼油事件:“金龙鱼油”竟是病死猪加工生产?

更多
来源:蔬果资讯频道编辑:璐璐发布日期:2014/2/21

左某站在被查封的黑作坊门前称,自己生产的油品没有流向餐馆

在宜良县匡远镇天桥村农贸市场旁,藏匿着一个长期大门紧闭的炼油黑作坊,里面不仅堆放着大量带毛猪皮,还有大量动物内脏和炼成的油脂。作坊老板将病死猪的皮、肉、内脏以及其他杂碎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后生产出油脂,而产生的这些油脂究竟流向了何方?都市时报重案组联合政法频道特攻组对这一黑作坊进行了调查暗访。

举报:

黑作坊拿病死猪炼油臭味难闻

家住宜良县的李女士举报称,在宜良老火车站附近的天桥村,有一个用猪皮、内脏、死猪肉炼制食用油的作坊,已经存在五六年之久,平时恶臭难闻,让附近的居民苦不堪言。

“作坊每天拉一大批死猪,臭得要死,苍蝇特别多,里面流出来的血都是臭的。炼油时冒出的浓烟太惊人了,前两天拉了3头死猪进去。”李女士说。

9月16日下午,记者找到了这个位于宜良县匡远镇天桥村农贸市场旁的加工作坊,作坊四周确实弥漫着恶臭,门前的排水沟内污浊不堪。

在进入农贸市场左侧的一个厕所边上,一处占地200平方米左右的简易砖房大门紧闭,砖房的顶为石棉瓦,且看上去有些陈旧。透过作坊铁门缝隙往里看,并没有人在,也没有任何动静。但作坊内堆放着大量油迹斑斑的白色塑料桶和一些编织袋,地面上污浊不堪。

“这个作坊已经存在六七年了,原来在屠宰场里,这两年才搬到农贸市场边上的。”一铺面老板说,作坊女老板从外地购买猪皮、病死猪肉等,也有人直接把病死猪肉、内脏拉来卖给作坊,新鲜点的猪肉就加工一下卖出去,其余炼油。从商户们遮遮掩掩的言辞中,能够察觉这个作坊内一定大有文章。

暗访:

猪皮堆积如山炼油工具齐全

第二天下午,记者敲门进入了该作坊。进入厂房内,记者发现,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正在对一整块带有毛的猪皮进行处理。作坊内除这个老人,没有其他人。

记者从与作坊工人的闲聊中得知,这里确实是在加工油,但工人一开始说话十分谨慎,称这些油是加工了喂猪的。

工人熟练地用刀把猪皮没有毛一侧的肥肉、脂肪等杂碎快速刮割下来,不一会儿地起就堆积了一堆碎肉。

这些肥肉是用来干什么的呢?这名工人说,刮下来的肉用来炼油。这些油炼出来后会被送往养猪场,并不送往附近餐馆。

记者发现,在这个作坊内,猪肉皮已经是堆积如山,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这显然不是十天半个月积累而成的。在厂房的另一个角落,各种炼油工具也是一应俱全,油炼出来后就被分装到一个个大铁桶中。

制油黑作坊里堆放着的油

工人:

炼出的油能加工成上等食用油

那么这些油是否像工人所说卖到养猪场呢?

记者以朋友开馆子要购买一些猪油为由,问工人炼制出来的油卖不卖。“卖啊,你要啊?我这里有几种油,开馆子那就要用好点的油了。”工人说,他们这里存放了几种油,各种油的价格不一,但都是自己生产的,质量没问题,甚至可以提炼成某品牌的上等食用油。

“这种就是好的油了。那种呢,加工下就成了金龙鱼油了,我们炸那个油渣就喂猪了。”工人指着面前的几桶油说,一些油是他们收来的,一些是他们炼的,可以吃,但怎么加工成上等食用油,他也不知道。

难以想象从这种污浊的环境中加工出来的油还可以食用。更让记者惊奇的是,这些油的价格低得离谱,每公斤只要4元多。

那么,这些用来炼油的猪皮、内脏、肉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提及此问题,这名工人并不愿意透露。

工商:

作坊无证照将关停

9月18日,记者将作坊情况反映到宜良警方和工商部门。民警和工商执法人员赶到后,联系了作坊老板左某,但她正在赶往贵州收购猪皮的路上,无法及时回来。随后民警将紧闭的大门弄开,执法人员进入了作坊。

当打开设置在作坊内靠近里面的冷库时,眼前的景象令人作呕,大量用塑料袋装着的动物内脏不停地往外渗着血水,带血的猪肉连着骨头成块地堆放在角落里,旁边还有七八个装有油脂的白色塑料桶,里面的油脂较白,看上去和食用猪油没什么区别。

在作坊的一面墙下堆放着数十袋用绿色编织袋装着的猪毛,不远处堆放着五六堆刮过肥肉的猪皮,由此可见,这个作坊的加工量不小。而装油的大铁桶有17个,每个能装200公斤,工业盐有17袋。除了冷库里的油桶和铁油桶外,作坊内还有一些装着不同颜色油脂的塑料桶,这些油有黄色、褐色的,还有黑色的,上面漂浮着泡沫。

执法人员调查后发现,该作坊没有相关证照,属于无证加工作坊。随后,宜良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执法人员对该作坊进行了封闭,并在大门上贴上了封条。

19日,作坊老板及工人到工商部门接受调查。20日工商部门介绍,因作坊的油脂流向还有部分未调查清楚,暂时还不能解封,待调查清楚后,将对里面的物品进行处理和销毁,随后将作坊关停。

作坊老板:

油没有流向餐馆

20日记者再次来到加工作坊,左姓老板称她长期从事猪皮收购加工生意。她把收来的猪皮去掉肥肉,用工业盐腌制后通过物流发往江浙一带做皮革。

“每张猪皮收购价20元,但由于行情不好,加工后只能赚到两三块钱。”左某说,她的利润来自于从猪皮上刮下的肥肉,以及利用收购来的猪肉、内脏炼油,将油脂和油渣分别卖给油脂厂、饲料厂以及送到自己的养猪场喂猪。

“地沟油”有没有摇身变名牌食油流入餐厅?针对记者的疑问,左某否认炼的油销往餐馆。当天向记者介绍他们炼的油可以食用的工人也否认了自己之前的说法,并称自己当时是想偷偷地弄点油卖给记者,且他偷过里面的油回家吃。

左某承认,这些猪皮一般都是来自意外死亡的猪。而猪内脏很多是屠宰户送来卖的,多是病死猪内脏。

“好的油,我就送往自己的养猪场喂猪,不好的就卖给青山村的国祥时家禽油脂加工厂。”左某说,冷库里面质量较好的油脂和猪肉是要运往景洪,卖给养殖孔雀的农场,由于路程远,所以需要先冷冻。

“如果这些猪内脏丢弃掉还会污染环境,在我这里加工后可以做成饲料,其他的可以炼油。”左某称,自己办作坊是防止病死猪肉和炼制的油脂流向餐馆的正义之举。

作坊里使用的设备

油脂厂:

左某只来卖过3次油

对于左某将油送往了油脂厂一说,记者前往宜良县国祥时家禽油脂厂调查。这个规模较大的废弃油脂加工厂里面堆放了大量油桶,地面上沾满了黑色油斑。油脂厂陈老板介绍,宜良当地有3个人会来卖油,其中有左某,且每次厂里收油都要登记,但从厂里原料入库登记本上只发现左某的3次卖油记录。

左某今年2月5日至8日一共向该油脂厂卖了3.98吨油,7月17日卖过1.34吨,8月8日卖过1.24吨。其中一次的油里含有鸭油。最后两次卖油间隔不到一个月,而7月份之前的5个月时间里,她的油流向何方?

左某三次卖油共计6.56吨,而作坊内摆放着每个能装200公斤的铁桶17个、50公斤装塑料桶20多个。左某称,她加工的猪皮都是集中发出去,看来数量不小,炼的油脂也不少。此外和左某一直交谈的男子称,自己有七八吨猪皮在作坊内等着运出去。

“目前价格比较高,最低的时候有两块多一公斤的。”陈老板说,他们只管收油,监管好从厂里出去的油就可以了。

而左某对自己炼制的油的流向情况,没有一个登记,也无法拿出单据证明自己的油没有流向餐馆。

目前,工商部门正在对作坊油脂的流向进行调查。


相关资讯